彭玉麟(唱)龙铃摇时凤铃应

人物彭玉麟——字雪琴,人称“雪帅”,官拜两江总督、兵部尚书等职,从十四五岁到四十多岁

梅姑——彭玉麟外婆的养女,从十四五岁到三十岁

邹氏——彭玉麟正妻,从二十岁左右到三十多岁

彭母——彭玉麟母亲,从三十多岁到五十来岁

李伯——彭玉麟家仆,从五十多岁到六十多岁

外婆——彭玉麟外婆,从五十多岁到七十来岁

将军王公公轿夫数人

时间清早期,主要在清道光至同治年间,跨度约为30年

第一场两小无猜

﹝彭玉麟、梅姑大约十四五岁的年岁。

﹝安徽安庆的外婆家中,彭玉麟在舅舅的书房内作画,梅姑在一旁磨墨。

梅姑你画的梅花真标致,就宛如彷佛真的一样!我宛如彷佛都闻到梅花的香味了。

彭玉麟哪有你说的这么好啊?梅香,我是没有闻到,墨香倒还是有些的。梅姑,我画的梅花你可爱吗?

梅姑嗯,可爱。

彭玉麟(把画递到梅姑手上)梅姑,送给你!

梅姑真的要送给我吗?

彭玉麟当然是真的啊,不论你可爱什么,我都会想主意给你的。

梅姑好,我一定好好地收藏。我看你天天都在画梅花,你就这么可爱梅花吗?

彭玉麟是啊。

(唱)你看他盘龙虬枝傲风霜,凌寒墙角自芳香。

铁骨铮铮多劲健,胜过几许好儿郎。

鳞鳞万玉枝上挂,梅花又似美娇娘。

疏影横斜隐苞蕊,暗香阵阵伴月光。

当年西湖林处士,孤山种梅作妻房。

梅姑你讲话文绉绉的,我可听不懂。

彭玉麟不过,我爱画梅花,还有一个理由。

梅姑还有一个理由?是什么呀?

彭玉麟就是由于你叫梅姑呀!

梅姑这算什么理由啊!

彭玉麟由于我可爱梅姑,所以我可爱画梅花。

梅姑不可胡说,按辈分我是你的姨母。

彭玉麟我就是可爱你嘛,又不是亲的!你难道就一点也不可爱我吗?

梅姑我……

彭玉麟你怎样了?你也爱我,对不对?

梅姑我……

彭玉麟梅姑,等我长大,我一定要娶你做老婆。

梅姑(?腆地拍打着彭玉麟的肩)你坏,你坏!小大年岁,你就这么坏!

彭玉麟我不小了,再说你也比我大不了几许,我小,你也小!

﹝彭母上。

梅姑我是你的姨母。

彭玉麟你是我来日的老婆。

梅姑你不要再说了,小心被人听见要笑话。

彭玉麟笑话,就笑话!我还要为你画上一万幅梅花。

梅姑一万幅?那得画到什么时候啊?

彭玉麟画到……

(唱)画到那胡须长到一尺长,槽牙松动鬓如霜。

双手颤巍难作画,摇摇摆晃摆摆摇摇扶竹杖。

我要为你画上一辈子。

﹝彭母有心咳嗽一声。

彭玉麟母亲,你什么时候出去的呀?

彭母梅姑,母亲正在唤你,你快去吧!

梅姑哦!

﹝梅姑下。

彭母玉麟,你本日都学了哪些功课?

彭玉麟孩儿画了一幅梅花。

彭母画呢?

彭玉麟送给梅姑了!

彭母落拓!“梅姑”岂是你叫的,你要称她为姨母。还有,像刚刚那样的玩笑话,你以来不要再对梅姑讲了。

彭玉麟孩儿不是玩笑,孩儿是真心可爱梅姑,要娶梅姑为妻。

彭母(唱)玉麟啊,

梅姑是你姨母亲,怎可与你做妻房?

你若一定娶梅姑,你人生从此要受影响。

前邻后舍要争论,你朝中做官要被诬蔑。

你思一思,忖一忖,锦绣前程莫要付汪洋。

彭玉麟孩儿不论,孩儿就是要娶梅姑,孩儿宁愿不考进士,不做官。

彭母儿啊,这只是你女孩儿尚见得少,一时振起,以来就不会这样想了。

彭玉麟母亲,孩儿的脾性你也是知道的,孩儿认准了一件事,是一概不会放手的。孩儿此生非梅姑不娶,母亲假若不允,孩儿就终身不娶。

彭母乖张!

彭玉麟母亲,你就依了孩儿吧!

彭母真是拿你没有主意。只消你发愤用功,下科高中,母亲就答应你,再思考思考。

彭玉麟多谢母亲,多谢母亲!

彭母还烦懑读书去!

彭玉麟是,母亲!

﹝彭玉麟坐到书桌前,拿起书读了起来。

彭玉麟(吟)孟子曰:“尊贤使能,英豪在位,则天下之士皆悦……”

彭母(嗟叹)哎——作孽啊!

﹝彭母下。

﹝幕落。

第二场别梅归家

﹝幕外:外婆家门外,彭玉麟和彭母行将登车归家而去,与外婆离去。

外婆玉麟啊,你回家之后要好好读书,来年高中状元,也好光宗耀祖哦!

彭母玉麟,外婆讲的话,你记下没有?

彭玉麟孩儿记下了!

彭母玉麟,时候不早了,我们上车吧!

彭玉麟哦,母亲,我想起来了,我落了一块松墨在书房里,我去去就来!

﹝彭玉麟急下。

外婆(笑)这孩子!

彭母这孩子也真是的,小孩子心性还是这样重,买一块不也就是了。

外婆也都十六岁了吧?也不小了,不算小孩子了,是该娶亲了。你真的要让他娶梅姑吗?

彭母我不过激劝他一下而已,哪能真让他做出这样乖张的事哟!我自有绸缪。

外婆这孩子骨气硬得很,你可不要伤了他的心才好。

彭母母亲,我们去马车边的那块石头上坐坐吧!

﹝彭母扶外婆下。

﹝幕启。

﹝舅舅书房内,梅姑抚物思旧,印象着往昔的点点滴滴。

梅姑(唱)玉郎啊,

一声玉郎我梦中唤,我是三言两语未敢言。

我满意于你整三年,一腔心事我藏绣帘。

梅姑从小丧父母,破庙孤宿我常缱绻。

可记得那日你们来游春,你一颗善心将我怜。

你央求母亲将我收,岂料收在婆跟前。

从此是辈分高卑有整齐,我有爱只能藏心间。

那日你说要娶我,我是满腔夷愉夜难眠。

这幅梅花是你来赠我,满满的情谊在画间。

我爱如至宝日日看,唯恐一切在梦沿。

这书桌是你作诗作画用,你的身影模糊在眼前。

我要日日勤拂拭,莫教污尘来粘掩。

玉郎啊,玉郎啊,

你本日才回我已思念,不知归来是何年?

﹝彭玉麟上。

彭玉麟梅姑!

梅姑(转身,惊讶)玉麟?

﹝两人紧紧拥抱了在了全部。

﹝幕后伴唱:

人到别时心相连,

情到分处情更粘。

梅姑玉麟,你怎样还没有走?

彭玉麟我走之前要再看看你。

梅姑你怎样知道我会在这里啊?

彭玉麟由于我与你心照不宣啊!梅姑,我有东西要给你。

﹝彭玉麟从内襟取出一对合在全部的铜制的龙凤铃。

梅姑这铜铃这奇妙,还可能合在全部。

彭玉麟是啊,这叫龙凤铃,龙铃收回的声响与凤铃是不一样的,合在全部,摇起来收回的又是另外一种声响,是我父亲在云南做官的一位伴侣带给我的。(摇动龙铃和凤铃做示范)

梅姑真意思!

彭玉麟(把凤铃递给梅姑)梅姑,来,凤铃给你!

(唱)这龙凤双铃有灵性,中宵摇动它会感应。

你我本日离别后,它可慰我思念情。

每当深夜想你时,我就悄悄摇龙铃。

梅姑(唱)这龙凤双铃有灵性,中宵摇动它能感应。

你我本日离别后,它能慰我思念情。

每当子夜想你时,我会悄悄摇凤铃。

彭玉麟(唱)龙铃摇时凤铃应,你一定知我相思勤。

当你摇动凤铃时,我犹如见你相思影。

梅姑(唱)凤铃响时龙铃应,你一定知我相思勤。

当你摇动龙铃时,我犹如见你相思影。

彭玉麟(唱)我摇铃,你摇铃;

梅姑(唱)你摇铃,我摇铃。

彭玉麟(唱)龙铃叮叮咚;

梅姑(唱)凤铃当当叮。

彭玉麟(唱)他人只道哪厢檐前铁马动;

梅姑(唱)却素来你我摇铃诉思情。

彭玉麟(唱)他人只道哪家庙宇夜钟鸣;

梅姑(唱)却素来你我摇铃两相应。

彭、梅(轮唱)你我好比——

你我好比——

这龙凤铃;

这龙凤铃;

彭、梅(同唱)心照不宣能感应,心照不宣能感应。

梅姑玉麟!

彭玉麟梅姑!

﹝两人又紧紧地拥抱了一下。

梅姑玉麟啊,

(唱)你本日归去要勤攻读,眠食寒暖亦注意。

来年进京赴大比,金榜之上题姓名。

彭玉麟(唱)梅姑之言我定谨记,从此攻读自当勤。

我夜宿要等烛泪尽,起身不待群鸡鸣。

待到龙虎榜上闻名姓,我一定八抬大轿来迎亲。

梅姑(唱)你莫要为占鳌头太劳累,无灾无病最要紧。

你若染病我担忧,你若安康我宽心。

寝食切莫无顺序,寒时莫忘添衣衾。

﹝幕外,传来彭母的声响:“玉麟啊,你找到没有啊?”

彭玉麟哦,找着了!我这就来了!(转向梅姑)我要走了,你也要照望好自身哦!我会回来接你的。

梅姑嗯。

彭玉麟(边走边交代,摇着自身手中的龙铃)想我时记得摇铃哦!

﹝彭玉麟下。

﹝幕落。

第三场思梅允婚

﹝彭玉麟前往湖南衡阳家中后,因家贫母病而弃考,弃文就武,在军营做文书,聊以生计。

﹝四年后的一天深夜,他在书房画着梅花。

﹝幕后独唱:

谁意料母亲多病要侍汤药,玉麟再难去赴考。

一腔心事托梅花,千里相思诉羊毫。

彭玉麟梅姑,你可知我在想你呀!

(唱)原盼望高中金榜娶窈窕,又谁知母亲多病须照料。

更何况家中积累皆用尽,无有盘缠赴迢迢。

我为谋薄饷奉高堂,就近入营把军书草。

当年允诺难竣工,婚姻之约仍渺渺。

你能否仍然将我等?你能否望眼欲穿把我眺?

我是满腔相思诉羊毫,画成梅花雪中娇。

一瓣梅花一瓣心,我此心向你永不凋。

怀中取出龙铃摇,不知你凤铃摇未摇?

﹝梅姑上。

﹝梅姑在安庆家中深夜难寐,对月诉愁。

梅姑玉郎,你可知我在想你啊!

(唱)你可知我此心早已上云霄,翩跹千里将你找。

我满腔相思无处诉,深夜难眠对月表。

我此心犹如这月光,日日照你长皓皓。

我怀中取出凤铃摇,不知你龙铃摇未摇?

彭玉麟(唱)你可知我行尽烟水在梦中,经常把你倩影找。

我经常取出龙铃摇,诉不尽日日夜夜相思谣。

这相思重如铃声沉,你凤铃可曾感应到?

梅姑(唱)我经常取出凤铃摇,诉不尽朝朝暮暮相思谣。

这相思密似铃声紧,你龙铃可曾感应到?

四年年光等闲过,你身形一定更健矫。

想你本年已弱冠,不知你把何字表?

彭玉麟(唱)你可知本年弱冠我取字,表字雪琴与你照。

你是梅来我是雪,琴音总把梅魂挑。

四年年光等闲过,想你一定更窈窕。

你为我虚耗好青春,还不知何时相与度良宵?

梅姑(唱)你归去一春复一春,你我非复再年少。

我是望眼欲穿将你盼,还不知何时本领见花轿?

彭、梅(轮唱)梅姑啊——

玉郎啊——

彭、梅(独唱)我摇动龙(凤)铃诉思情;愿你好梦伴今宵。

﹝梅姑下。背景淡去。

﹝彭母上。

彭母玉麟,你睡了没有?

彭玉麟孩儿尚未安寝,母亲可有叮咛?

彭母玉麟啊,你年岁也不小了,也改成家了。

彭玉麟母亲让我有了功名,再娶梅姑,孩儿不敢有违。

彭母(咳嗽)都怪为娘这病,带累了你啊!

彭玉麟不怪母亲,许是孩儿命中无官。(扶母亲坐下)母亲,你快坐。

彭母儿啊,良人汉大丈夫,信守同意当然紧要;娶妻生子,不断香火,也是非常要紧哦!

彭玉麟孩儿纵然有此心,可是安庆距此有千里之遥,我们家道没落,哪有主意迎亲哦?

彭母为娘自有主意。为娘请人看过,下个月十八是个黄道吉日,我看就把这事办了吧。

彭玉麟母亲,你有什么主意啊?梅姑她同意了没有?

彭母这你就不消操心了。你只消说,下个月十八,好是不好?

彭玉麟全凭母亲做主!

彭母好,好。那为娘也就安心了。你也早些安歇吧,娘走了。

彭玉麟送母亲!

彭母不消,不消。

﹝彭母下。

﹝幕落。

第四场误梅成婚

﹝一个月后,洞房。花烛高烧,新娘蒙着红盖头,坐在床上,彭玉麟满面红光。

﹝幕后独唱:

左也思,右也想,念念不忘四年长。

总算是花烛高烧圆梦境,洞房之中影成双。

彭玉麟梅姑啊!

(唱)你我相识已七年,两小无猜情深长。

自别后,我是井井有条将你挂,相思百绕绕断肠。

我夜半常把龙铃摇,心机早入你梦乡。

几度梦回你妆台,见你对镜贴花黄。

难忘你柳叶眉毛芙蓉面,难忘你为我研墨铺纸张。

我也常闻龙铃响,莫不是你中宵也在摇铃铛?

龙凤双铃有灵性,好比是青鸟传信两相望。

纵然有信难相见,我脑中仍是你旧样子边幅。

我是左盼右盼把今宵盼,总算唱就窈窕章。

从今后,我每日为你红梅画,你夜半红袖可添香。

果断不移不离分,做一对人世美侣笑鸳鸯。

梅姑,你本日一定美极了!

邹氏你在胡乱讲些什么呀?什么梅姑?

﹝彭玉麟抢掀盖头,刹时愣住。

彭玉麟怎样,你不是梅姑?……你是谁?你怎样出去的?

邹氏我是你三媒六聘,明媒正娶的妻子啊,你怎样问我是谁。你说的梅姑又是谁啊?

彭玉麟哦,我认识打听了,你是和我母亲串通的。你回家去吧,我要娶的是梅姑,不是你。

邹氏(低声陨泣)又关我什么事,我哪里知道还有个梅姑。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嫁了嘛。你现在赶我回去,叫我今后还怎样做人啊?

彭玉麟怎样就不好做人了,我又没有碰你,你可能再嫁个坏人家嘛。

邹氏新婚之夜,我就被你退了回去,他人会怎样看,怎样想,谁还敢娶我啊?

(唱)叫一声我狠心的夫郎,前情效果你要细思量。

自从盘古分天地,哪有洞房遣新娘?

你本日赶我回家去,我还有何颜见爹娘?

邻居四邻要争论,定说我从小失教养。

还有恶语要诬蔑,这飞短流长我怎能扛?

你本日赶我回家去,岂不是说我品德不端良?

你本日赶我回家去,岂不是说我初嫁闺女身有恙?

你本日赶我回家去,岂不是要亲手送我见阎王?

彭玉麟她说得也对呀,我岂能害她性命呢?

(唱)思一思,想一想,我要她回家也不当。

她此身原是无过犯,我无有理由驱她往。

她假若此番回家去,料她父母也难谅。

怪只怪这世道在理嘲谑人,要想抵御难抵御。

她与我俱是世间不幸人,我怎能不去帮扶反重创?

娘啊娘,你此事做得欠思量,把儿肺腑重轻伤。

你不该设下骗局将我哄,害我无故喜一场。

到现在梦碎镜破难回头,情伤岂止是一双?

梅姑一定候断肠,只怕还要误了这青春好姑娘。

我此心有主难更改,我又不能遣她另配郎。

娘啊娘,你是出了难题对立我,此事教我怎主张?

﹝邹氏坐在床上啼哭。

彭玉麟你不要再哭了,莫要惊扰了母亲。我也不赶你回去了,你早些安歇吧。

邹氏(擦擦眼泪)那你呢?

彭玉麟我心里烦,睡不着,你就不消管我了。

﹝邹氏坐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彭玉麟。

﹝彭玉麟从内襟取出龙铃,痴痴地看着,轻摇了两下。

彭玉麟梅姑,是我孤负了你。你还在等我,是吗?我在想你,你知道吗?

﹝幕落。

第五场接梅续缘

﹝十年后,彭家家境略有恶化。

﹝彭家大厅。彭母坐在椅子上陨泣,彭玉麟、邹氏站侍。

﹝幕后独唱:

闻说安庆出变故,舅舅身死外婆孤。

即刻差人到安庆,接来外婆与梅姑。

彭母儿啊!

(唱)寒风吹折琅玕竹,严霜打断青枝菊。

你舅舅偏就弃世早,留下你外婆日难度。

为娘想来心中痛,犹如盐泥入双目。

我是食难安来寝难稳,六神犹如失了主。

你外婆生我养我非便当,也曾把你来呵护。

你莫忘外婆恩义重,要知道乌鸟尚能来吐哺。

你莫要只知母亲忘外婆,你要早想主意把外婆顾。

彭玉麟(唱)我早知外婆身孤苦,衣食住行少照望。

不劳母亲来叮咛,我早叫李伯安庆赴。

算日子,计旅程,此刻也应在归途。

待到外婆到家中,我一定周到侍奉不暗昧。

母亲啊,

你莫要再为此事痛哀哭,外婆暮年一定能安度。

邹氏是啊,婆母,你不要再伤心可贵了。外婆,我们一定会待她好的。

(唱)待到外婆来家里,发髻由我亲来梳。

眠食寒暖我常问候,待她定如亲祖母。

彭母嗯,如此,我也就心安了。

﹝李伯上。

李伯相公,接来了,接来了!

彭玉麟人呢?

李伯就在表面,这不出去了。

﹝外婆、梅姑,上。

彭母(站起身,上前)母亲,娘!

外婆(抱住彭母)我的儿啊!你娘的命好苦啊!

(唱)常言道养儿可防老,不幸我鹤发送年少。

你弟弟狠心弃我去,我此生还能将谁靠?

彭母(唱)母亲啊,

人死不能再复生,你莫要再思再想难弃抛。

你此来衡阳安心住,女儿养你到终老。

你且看这堂下的外孙儿,从小是你亲手抱。

他就如同你亲孙儿,天然是侍奉膝下不辞劳。

彭玉麟是啊,母亲说得对,玉麟就是你的亲孙儿啊。

(唱)外婆啊,玉麟从小安庆长,你时时为我唱童谣。

无穷关爱将我罩,共度春秋与昏晓。

现在玉麟已长成,自当膝上去尽孝。

外婆(与彭玉麟相拥)我的好孙儿!

梅姑(走至彭母眼前)姐姐!

彭母梅姑,你也安心留上去,好好照望母亲吧。

邹氏孙媳见过外婆。

外婆好,好,倒是一位可人儿。

邹氏(指指梅姑,看向彭母)这位是?

彭母哦,她叫梅姑,是你外婆收养的小女儿。

邹氏见过姨母。

梅姑不消客气,我与你普通年岁,你叫我“梅姑”就好了。

邹氏外婆,我带你去房间吧。你舟车劳顿,想来也疲顿了。

彭母对,对,还是媳妇想得周到。李伯,你也去助手收拾整顿收拾整顿。

李伯是,老夫人!

﹝李伯、邹氏、外婆、梅姑,下。梅姑走在末了,转过身,与彭玉麟深情地对望了少间。

﹝幕后伴唱:

盼相见,怕相见,待到相见已无言。

一十四年阔别情,如刀深铭在心间。

﹝幕落。